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致敬我们的妈妈

发布时间: 2017-05-10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编者按

  5月14日就是母亲节了,因此要推出这期母亲节专版之前,我跟同事约稿写妈妈,很多人感叹小学第一篇作文就是写妈妈,还都是一个模式:第一段写写外貌和身材,第二段写妈妈的辛苦,第三段抒情爱妈妈。时隔很多年,再写妈妈,竟然不如小学时写得那般顺手,长大后对妈妈这个词的理解已经不同儿时那般简单。时隔多年,再写一回我的妈妈,致敬我们的妈妈。

  “难以和解”的母亲

  邓忠胜

  成年以后,有时候我会在不经意间陷入沉思的混沌中。有些儿时的影影绰绰的幻像,在时而明灭的视野前掠过,如同一阵风拂过旷野,不带走什么,却留下了摇曳的草叶。我感到了一种不可言说的诱惑和神秘。那是什么呢?我想是为了得到母亲的“和解”的身影。

  那是在小学三年级时,一个热得不能再热的初秋中午,热得口渴,我们放学一同结伴的五人不约而同“跳”进了路边的玉米地里,不动声色地把玉米秆从中间折断,带走下半截,把上半截插在用土掩盖的桩旁边。五人都以为做得完美无缺,因为我们还学了电视剧的招数并约定好:谁先被发现,打死也不说。

  不久,从玉米地里跳出四个人。然而,遗憾的是四个人中没有我。在抹掉痕迹时身后有人抓住了我,手中拿着一把埕亮的镰刀。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被偷袭了,原来玉米地的主人她早已偷偷躲在了自己家的地里,就等我们入网。只是令我意外的是偏偏只抓我。那一刻我也才明白,真正的难题是如何同母亲“和解”才能躲过她手中那挥舞的竹条?

  我本以为只是单纯地向母亲告我一状。然而,鉴于我的不招供,五根玉米的上半截全部扛在了我的肩上,还要被押送到母亲的面前。走到母亲跟前我一句话也不敢说,也没有机会说时她旋即从我的肩上夺过玉米秆便挥舞了起来,把我打得痛不欲生。当在哭泣声的间歇中听到奶奶吆牛的声音时,不顾一切地从家里跑了出去,抱住奶奶并哭着对她说母亲打我。从家里追出去的母亲自然在奶奶面前停下了匆忙的脚步,也让她手中的玉米秆休息了片刻。

  “孩子有什么错至于你这么打他?”奶奶带有斥责地问母亲。

  那时,我以为奶奶是我和母亲和解的救命稻草。可谁知,母亲还是从奶奶身边一下把我扯过去,边打边说:“小孩子犯错不管教,大了可能就走不正人生的路子。”

  后来懂事之后我才明白,母亲那句话是在提醒我,也提醒奶奶:大人不能包庇孩子的错误,孩子不能知错不改。

  人不可能一生不犯错误,或是只犯一次错误,但要知错能改。人们常说“好事多磨”,我想或许人这一辈子都在不断改正错误中成长。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次错误让我认识到心安才会理得,不犯错误就能不惹上母亲手中的竹条。

  事实证明,犯错机会处处都是。四年级因为数学成绩差被老师找到了家里,老师说完情况轻松走后,留下一个恶果给我。一向回家不写作业的我被母亲盯上了,一写作业就犯困,还得听上母亲说的那些不理解的话:“农村人要想走出去,读书是唯一的出路。你还不知道珍惜,我们那时候是想读却没有条件读。”

  “就是读不进去,不想读……”我在迷糊中顶了母亲一句,大概是话伤到了母亲的心,把我一顿打后母亲还准备把我罚跪一晚上,让我自己好好反省反省。白天收完玉米累了一天的母亲转身去做饭后,我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准备学着电视里离家出走的小孩,以此博得母亲的同情,在母亲那里得到“和解”。可谁知,没走多久就被饥饿和黑夜的恐惧带了回去……

  回去,母亲没有问我,也没有和我说话。习惯了在犯错后接受严厉的处罚,母亲表现得平静如水一下倒令我倍感不适与惶恐不安……不过,那时我真正明白在母亲眼中,对于我犯错误之后就不存在“和解”一说。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懂得母亲的用心良苦,不是母亲不能“和解”,而是她深知在孩时“和解”一个人的错误可能就是把那个人引向一条不正的人生路子……

  这些年,时常会同母亲提起儿时的事情,她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骄傲的笑容,那笑容像倏而间闪灭的光亮,总能激起我对神秘身影的追逐。

  她是我妈,我爱她

  田 倩

  “这个星期回来吗?”五一节还没到的时候,就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我当时忙着做手中的事,心不在焉的回答她“还不确定”闲聊几句后,妈妈说了句“你先忙,到时候再说吧!”就挂了电话。晚上去姐姐那,才得知妈妈也给她打了电话,而姐姐和我的回答一样不确定。“我们俩都一个多月没回去了,这次小长假还不回去,妈肯定有些失望。”不等我说话,姐姐的声音又响起了,“当时,我和她说还不确定时,就像现在一样,我们都安静,没有说话,在电话里,我只听见风声。”姐姐似乎只是自言自语,并不是想和我说什么。我们在路上走着,姐姐也不再说话,听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我想,我们是不知道能说什么吧!生活中往往是至亲的人被我们辜负。后来周三的时候妈妈在微信群里发语音,说她五一节来兴义,高兴之余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个综艺节目,其中一环节是辩论“该支持父母去养老院吗?”是的,妈妈如同那些自愿去养老院的人一般懂事,无论做什么总是在为我们着想,很多时候都不需要我们的解释,她就无条件的理解,而我们也就习惯了当妈妈退一步,我们就进一步。

  来兴义的那天,妈妈拎了许多鸡蛋,都是她托在乡下的姑妈买的,因为我和姐姐早上都不喜欢吃早餐,她就变着法的让我们补充营养,让我们每天早上吃鸡蛋喝牛奶。不吃东西的时候担心我们饿着,吃东西多的时候在旁边念叨我们,是不是还嫌不够胖!在我们失意的时候,她像个女超人拍着胸脯说还有她,在我们得志的时候,告诉我们还需要努力,这就是我可爱的妈妈。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小长假在我们逛街看风景中悄悄走到尾声,兴许是天气太热而又长时间坐车的缘故,回家的头一天晚上,妈妈身体不大舒服,晚饭也没吃,小姨提议说第二天她开车送妈妈回去,我也说好要送妈妈回家。不曾想,晚上在大连读书的朋友来电话,她家里有事需要我去帮忙,我只得又变卦,和妈妈说了事情的原委,“我是想你和我回去,倒不是送我,这段时间你也有些累,回家可以休息一下。”妈妈说完话,帮我捋了捋头发,大多时候都是这样,我不用说生活中的不愉快,妈妈都能看出来我的心事,因为爱,才如此了解。

  “娘想儿想断肠,儿想娘扁担长。”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听长辈们说这句话,那时候不理解,等稍微懂的时候,便开始反驳,我觉得妈妈想我,和我想妈妈是一样的。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是有区别的,妈妈的爱是义无反顾,而我们的爱是有条件有选择的,我们会为工作为朋友为其他权衡,权衡之下,我们就再次的辜负了她,她难过,可是为了顾及我们的情绪她便不说。可是,当别人退一步,我们就真的就要进一步吗?对我们至亲的人?

  我从小学三年级起就在半封闭式学校念书,一住校就是整个学生生涯,比起爸爸的不舍,妈妈的态度就很强硬,必须让我学会独立。虽然如此,上学、工作、生活、她都依然牵挂着,春夏秋冬四季,都是她在提醒我,春天来了你要买春装,夏天来了你要买夏装,秋天到了你要买秋装,冬天来了你要买……从嗷嗷待哺的我到如今能带妈妈出去玩的我,二十多年的光景,比起母女,我们相处得更像朋友。有时候我会没大没小的叫她的名字,有时候也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摔门扬长而去。身边的朋友们经常戏说:“我们是追着父母要钱,你家是你父母追着你给钱。”仔细想想也真的是这样,家庭条件虽然不富裕,可是我从未被亏待。

  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珍惜她的唠叨,她把我们带来这个世界,养育我们,把最好的给我们,我们不要伤害她,她理解我们,我们也要试着去理解她,妈妈是个大美人,岁月你也别伤害她。

  感恩母亲

  戴宏瑶

  母亲节即将到来,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感恩您——母亲,给予我宝贵的生命!有时我不禁在想,母亲,仅仅是养育了我们吗?倘若没有母亲的付出,母亲的牺牲,我们的成长也许是另一番光景。

  母亲给孩子再多,总感到还有很多亏欠,孩子给母亲很少,都说是孝心一片,小时候,您不停地在身边唠叨,我们烦您,嫌您话多,当我们终于长大了,从一个女孩到能为人妻,从一个男孩到能成为人夫。我们突然发现,您双鬓已经花白,皱纹悄悄地爬上您的脸庞,但在母亲的面前,我们永远是您怀里那个不懂事的孩子。少年的时候,对母亲只是一种依赖,青年的时候,对母亲也许只是一种盲目的爱,只有当生命的太阳走向正午,对母亲才有了深刻的理解,深刻的爱。

  自我记事以来,我不知和母亲顶了多少次嘴,让母亲伤了多少次心,总让母亲一个人偷偷的流泪,现在想来,对于母亲是万分愧疚。今年的母亲节,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也是我过的“第一个”母亲节,俗话说“养儿方知报母恩”。我的孩子也快八个月了,虽然她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我依然很开心,每天能看到她的笑容就胜过了一切,回想自己在短短半年多育儿路上的苦和累,才真切的懂得母亲在我这二十多年人生路上的付出,同为母亲,虽是不一样的年代,不一样的观念,但对孩子的爱却是那么的相同的,为了孩子,能牺牲那么多那么多,无怨无悔。原来我睡觉沉雷打不动,可自从有了孩子以后,轻轻一点声音都会立马醒来,每天晚上要起来好几次,看看孩子有没有踢被子,看看她有没有饿……这其中辛酸只有当过妈妈的人才能体会,但每天看着孩子开开心心的我也从这苦和累中体会到了为人母的别样的幸福,同时更加能体会到我母亲当年的不容易,因为能承受的,母亲都承受了,该付出的,母亲都付出了。

  当我面临上班带孩子的两难时,母亲向我伸出了援手,放下家里的事和生病的父亲,到我家里帮忙。对于母亲的恩情,我想我这辈子是还不完的,只能记在心里,在往后的岁月用心孝敬好母亲,不再让母亲为我忧心。最后祝愿母亲节日快乐,一切安康!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