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父亲节❤有一种亲情叫父爱如山

发布时间: 2017-06-19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6月18日,这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天,父亲节悄然来临。比较上个月母亲节的热闹,少了朋友圈鲜花和告白“刷屏”的父亲节,明显受到了冷落。在人们内心感受中,父爱可能远不及母爱直观而体贴,我们给父亲的情感表达,也不如给母亲的那样直白,但其实“父亲”也很脆弱和细腻,父爱并不比母爱微弱,只不过各自有各自的语言和疼爱方式。

  父亲——他或许相貌平凡,但对你露出的笑容总是溢满宠溺;他或许谈吐并不优雅,但絮絮叨叨的都是对你的关心;他或许自己勤俭节约,但却从不对你吝啬……他就是这世上最爱你的男人!

  父爱如山,静默不言。读完这几篇关于父亲的故事,我们也许就能够更加明白父亲内心含蓄、深刻的爱。

  在这个父亲节,记得说声,爸爸,我爱你!


墙角处的父爱

邓忠胜


  “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

  这是世纪老人冰心说过的一句话,我想它正一语中的,道出了父爱存在的一种方式,它犹如墙边角落里的小草,那种爱是默默的关注。

  当然,沉默是相对的,只是父爱较母爱来讲表达得要含蓄一些。

  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母爱是无条件的,发自内心的。而父爱则是有条件的,他需要建立在理解与认同的基础上。所以,父爱才显得不那么热烈和奔放,但并不意味着父爱就注定是沉默的。

  或许很多人在上学开始到自己独立生活期间从父亲那里都听过相同的一句话——“还有钱吗?钱够用吗?”看似极其普通的一句问候,其实每次当他们在问这句话时心中都早已涌上千言万语,最后却都欲言又止,在他们的眼中,所有爱的表达都化在钱里。

  记得上高中那会儿由于三兄弟都在上学,家中的收入常常是入不敷出的,但父亲总会隔段时日打电话问“还有钱吗?”像家中这种情况的很多人家是上不起学的,很多人家的孩子不得不被迫离开校园而选择外出务工。虽然父母也双均务农,好在父亲有个小货车,为家中经济添了不少活力。父母或许也深谙“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个道理,所以我们三人都幸福地上起了学。

  自知家中境况,所以每次当父亲问起还有没有钱用时,自己总会回答一句“还有的”,如果实在是没有了就会回答一句“还有点的”。我知道,能够上学已经是一样很幸福的事了,自己需要用钱,但家里人情客往等日常开支也不小,再之两个弟弟更需要用钱。

  但是似乎我每次说的话都不“骗”不了他,父亲总会在挂完电话的12小时内把钱打到卡里,他大概知晓我也不会乱花钱,故而存入的钱往往比他口上说的多出很多。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决定把一部分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高中二年级的一个周末,很久都没有回过家的我决定回家看看,即便时间很短,看看家中情况回到学校心里总是踏实的。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一天,我拿着一张沉甸甸的汽车票乘坐了一班等了我许久的客车回到了家中。刚一下车时,看到母亲正坐在门前抖掉鞋里的泥土,一看便知她刚从地里干活回到家,而父亲手中正拿着扳手捣鼓他那辆早已年代久远的小货车。

  最先开口是母亲,见到我回去自然是喜出望外。其实父亲内心也是高兴的,可他就是不表现,只是抬起头说了一句“回来了?”我知道,这么一句话就足够了。

  每次回到家,无论在地里还是家中,我和母亲总会相互分享学校和家中发生的一些新近之事,父亲总喜欢旁听却不怎么搭话。那次回到家中,母亲又打算做很多好吃的,在厨房里帮着打杂时母亲用着开玩笑的口吻说:“他平日里做什么总是出手没个节俭些,还总说自己有钱,这下好了,现在生意也不好做,拉货的人家少欠账的人家多,车年纪大了维修也多了,前几天他身上连买包烟的钱都没有啊……”

  母亲虽是在开玩笑,但听完母亲的话,我的心顿时如同被针扎一样疼痛。听完母亲的话,我走出厨房又端详了父亲,那一刻,我觉得父亲在人群中更加凸显;那一刻我觉得父亲更加伟大。其实他说自己有钱是为了不让我们为钱发愁而影响学业,让我们衣食无忧而自己过上拮据的生活也不言说,依然在固定的时间给我打钱。

  似有察觉的母亲立即说道“我说这话是开玩笑的,他还有很多账还没收回来嘞……你们就好好安心读书,只要钱用在正路上,钱我们会想办法的。”

  第二天回学校的途中内心很不是滋味,临别时父亲那依然那么充满力量、信心的笑容不断在脑海中萦绕。从那之后我决定把一部分钱存起来。

  很多年过去了,现在偶尔和父亲聊起这事时,他总会带着当年那种充满力量,充满信心的笑容说“人这一辈子,谁会没有一段困难的时候,咬咬牙度过了也就好了,困难只是暂时,它不会永远找你……”

  我们都说父爱如山,其实在很多时候父爱也如墙角处的小草,需要我们去发现,去好好呵护它。然而现实中又有多少人去发现、去呵护墙角处的父爱呢?


节俭的父亲

匡奇燃


  父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寨子里的大多数同龄人都外出务工挣钱,但因为抚养我们三兄妹上学,他没有跟风,而是一直选择守在老家,与我的母亲一年种几亩地、养几头猪牛,所以多年来长期处于贫困状态,生活总富裕不起来。正因家贫,所以父亲养成了一个难以改变的习惯——节俭。

  “父亲节”由来已久,但我的父亲却几乎没在意过这个节日,作为儿女的我们,多年来多的就是打个电话说声“父亲节快乐”,因为每到这个节日,我们要么在外读书,要么就是在外工作,不能当面向父亲说上一句祝福语,更别说送上一份父亲节礼物了,即便是逢年过节给他买件衣服,他都会给我们一顿批评,声称自己衣服多,我们买的又贵又不合身,各种说辞。

  父亲说这话,我们都知道,他是在提醒我们不要乱花钱。在他眼里,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

  “什么‘父亲节’‘母亲节’我们也不懂,我们只知道二十四节气,只知道什么时候耕地播种,什么时候收割庄稼。”在父亲眼里,一年二十四节气才是节日,根据节气来进行农事耕作,不要误了农时才是一年的大事。

  记得小学时候一个寒假,我和姐姐硬要跟着父亲到街上赶场,早上不到八点煮碗面吃了就出门,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到达罐子窑街上。在街上逛了几圈,买好家里日常所需物品后,已是下午一两点,来到街头集中卖凉粉的地方,肚子早已饿了,我和姐姐看着白花花的凉粉放缓了脚步,眼睛直溜溜盯着老板娘为客人盛出的一碗又一碗凉粉。父亲会意,知道我们软磨硬泡要赶场就是为了吃那碗凉粉。他便找了一家人少的摊位,招呼我们在凳子上坐下,为我们点了两碗凉粉。

  “你不吃一碗啊?”卖凉粉的老板娘问父亲。

  “是呀,一起吃一碗吧,早上吃的那碗面条早就没有了。”我和姐姐都劝说父亲吃一碗。

  “我不饿。”父亲回道。

  多次劝说无用,两碗凉粉已经端到我和姐姐面前,我们只好狼吞虎咽,一转眼功夫,碗里精光。

  “吃饱没有?”见我们都已吃完,父亲问道,我和姐姐都不回答,相互望向对方,随后又一齐把眼光望向父亲,慢吞吞说:“吃…饱…了!”

  “一看就知道没吃饱,我再给你们一个打三角钱的,刚才那碗七角,刚好一人一块钱。”老板娘接过话。

  “一个再给他们打一碗。”父亲的话很坚定。

  “三角钱的就够了,吃不完一碗了。”我和姐姐异口同声地回道,于是合了老板娘的意思,每人吃了一块钱的凉粉。

  在走回家的路上,我听到从父亲的肚子里发出咕咕声。我心里在打咕噜,父亲明明就是饿的,为什么不吃一碗凉粉呢?要说父亲吝啬那七毛钱,而对于馋嘴的姐姐和我,老板娘说一人再打三角钱凉粉的时候,为什么父亲又显得大方,直叫一人再来一碗?

  回到家后我把这事跟母亲说,母亲替父亲打圆场,说是父亲以前赶场时,因为天太热在路边一角钱喝了人家卖的口,此后被人下蛊,每年都会定时发作,所以不敢在外面乱吃东西。

  父亲每年都会大病一次,而且是同样的症状,呕吐不停,全家人都慌作一团,都说是因为被人下蛊所致,所以母亲就定点去一个地方找草药,将草药煎蛋吃过之后,父亲便会慢慢好转。我确实见过父亲发病的样子,所以相信了母亲的解释。

  但我刚出门时,便听到屋里母亲小声嘀咕着责备父亲:“赶个场起早贪黑的,自己饿了连凉粉都舍不得吃一碗,节约那七角钱就真有那么重要吗?”“大人饿是可以坚持的嘛,你要知道他们上个学期的学费一人还差四十多块呢!”见我推门进屋,父母的对话戛然而止。而我,也表现得若无其事,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心里却明白,父亲其实是舍不得吃那碗七毛钱的凉粉。

  自那以后,我明白了为什么再苦再累,父亲和母亲都要供我们上学,他们是想让我们好好学习,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

  有一次听母亲说,为了省钱供我们上学,近二十年来,父亲上街从来不吃东西,能自己动手做成的绝不花钱去买,不该买的东西从来不买。直到我和姐姐大学毕业那年,一次上街赶场,在母亲的极力劝说之下,父亲才答应母亲,和外公一起,三人在牛肉馆吃了一顿午饭。

  母亲劝说父亲的话,时常萦绕在我耳边:“这么多年抚养他们也是尽力了,他们读书期间,你从来都没请我下过什么馆子呢,你看他们都大学毕业了,我们也该过一下自己的生活了。”


父亲的菜

韦夏夏


  对父亲菜的记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父亲自己也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做菜的吧。

  大学的时候,每次期末考完,在宿舍里收拾东西的我都会打一个电话给父亲,“爸,我想吃辣子鸡。”“爸,我想吃干锅牛肉。”“爸,我想吃红烧肉。”提着行李回家的我总能在小区门口看见父亲等待的身影,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父亲满脸笑容地跟我说:“想吃的都做好咯。”我走在他身后,看他扛着我的行李箱一步一步走向9楼的家,每次我都会红了眼眶。

  工作后,我不再是那个天天喊着要吃这吃那的小姑娘了,我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开始了很多饭局的生活,不经常回家吃饭。每次父亲都会在我下班前问我一句:“今天回家吃饭吗?”我的回答总会是:“今天朋友请吃饭,不回去咯。”父亲就回答我一个字:“哦。”这个字总会让我有很大的触动。

  也许父亲也意识到了,我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圈子,也该有自己的独立生活了。

  一次,母亲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回家吃饭,我的回答依然是不回去。母亲叹了口气,说:“今天我在大舅家,你爸爸在家做了你喜欢吃的菜,你也不回去吃。”那一瞬间我才明白,父亲做的菜不仅仅是一顿饭,而是对我的爱,我曾经最期待的便是回家吃他的菜,而如今这些菜对于我竟变成可有可无的了。马上推掉跟朋友的约,回家吃饭。

  在打开家门的那一瞬间,父亲眼中是惊讶的表情,他肯定没想到我会回家吃饭,这顿饭我吃得很香。

  时间让我学会成长,我变了,父亲没变。

  在家的夜晚,随便一句我饿了,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父亲就会马上起身到厨房里为我忙碌半天,端出一碗炒饭或者一碗面条,让我吃得饱饱地入睡。

  中国的父亲大多相同,话语不多。我永远都是他心里的小女孩,应该受到他的保护。

  是的,爸爸,我也不想长大,告诉你每天我想吃什么,看你在厨房里为爱忙碌,然后我把菜吃得干干净净,冲你笑着。


送不出的父亲节祝福

李 颖


  其实,我不太喜欢“父亲节”,单纯的因为没有了可以接受我祝福的人。是的,我们家扮演这个角色的人已经不在很久了。

  前些年,我跟妈并不能适应他不在的这件事,尤其是妈,每天像发神经一样,有天她跟我说:她恍惚听见他大清早喊她快起来,因为水烧开了……我觉得这是“病”,然后我也开始“病”了,因为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能见到他,虽然是在梦里,虽然他的脸不清晰,虽然每次“见”到他,眼泪都糊我一脸。当然,我并没有跟妈说这事,我怕她嫉妒。真的,显得他比较爱的是我……

  其实一开始我挺担心“见不到”他这件事,因为那年他走的时候。有几个“先生”告诉了我一个“规矩”:你可以看他,但你不能去碰他,眼泪不能掉在他身上,这样你会梦不到他的。他们都在的时候我照做了,但在他们忙着告诉其他人这个“规矩”的期间,我还是没忍住,我轻轻抱着他,没敢用力,怕他被我惊着,毕竟在我眼里他还是个“病人”。这时候我才发现,好久,好久好久……没有抱过他。说好的眼泪不掉在他身上什么的全忘了,眼泪鼻涕全糊他一身,当时的感觉就是眼睛快瞎了吧,现在想起来难过的应该是我妈给他买的“新衣服”白买了。

  他生前话就不多,通常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的声音。当然了,现在依然只有我妈一个人的声音。我们俩单独在一起时,会很安静,也不尴尬。他没事干的时候,喜欢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抽烟,旁边茶几上有他泡好的茶……晚上等我回家的时候,他还是躺在那张沙发上。有时候我会陪他看会儿电视,但是也不说话。现在我偶尔会坐在他躺过的那张沙发上,有些不一样,沙发比其他两张软,已经染上了他的烟味。

  他生平是一个对自己“吝啬”的人,是那种有什么穿什么,不挑食的人。之前妈帮他收拾遗物时,还发现我买给他的新鞋还在,新衣服吊牌没剪,我心里面是真的生气。我清楚记得他在时,有次我逼着他穿上我给他买的新衣,上街路上遇到熟人问,他笑嘻嘻地说:“是我姑娘给我买的!”我知道他明明是喜欢的。

  他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我爱吃的留给我,我吃不完的帮我解决掉,并且表现出很喜欢吃我的“剩饭”的样子。大概全天下父母都是带着这种“天性”对待他们的孩子吧。在我读大学的时候,爷爷出钱让他去检查身体,他说留给我做生活费吧,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他走后,那个晚上我听奶奶说的……

  在我所知范围内,父亲在孩子心中大都是严肃且不苟言笑的角色,他的爱始终是“吝啬”的,他们似乎天生戴了一副好盔甲。他不会像母亲一样对孩子示弱,他在我们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生前好像从来不表示他是爱我的,以至于我有些误会他。跟我妈比起来,我妈明显多了,我妈娇惯我的时候,他老是在一旁看不顺眼的样子。可我妈批我的时候,他又护着我,这让我对他生出了“纠结的爱”。他也不像我妈那样爱“吃醋”,我们不爱聊天,但是我们都有互相包庇对方的默契,有时候他也会跟我生气,但是他不像我妈那样动手,他始终觉得我是个女孩子,所以我们和解的方式通常是一碗面,他晚上偶尔饿了会煮面,我闻到味儿就会厚脸皮的跑去客厅蹭他,他习惯性的会给我留一口,我从来都觉得他煮的一手好面,我妈是比不上的,现在也是。

  还有读书那会儿,他给我包的书皮那是深得我心啊,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其他同学可羡慕我呢。他还会给我做小书桌,现在想起来确实简陋,可我是真的喜欢。时不时还会做些小玩意给我,我觉得用“心灵手巧”这词形容他,一点都不过分。可是他却没教会我这些,大概他觉得以后总会找一天好好教我……

  时隔多年,这个角色在我们家已经渐渐退去,我跟妈似乎有了些不言而喻的默契,很少会提到他。只有在过年或是这样的节日里,固定的风俗会让我们不得不想念他。其实我心里还是会小小地埋怨他,错过了我22岁以后的生活,没有机会看到我步入社会,日后的成家、立业。到如今我依然有些不愿提到关于他的事情,“爸”这个称呼对我来说始终是比较敏感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谢有这么个节日,为您送上这份祝福:亲爱的老爸,节日快乐!谢谢您陪我成长,把最好的都给了我,我爱您!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