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老李走珠江】珠江忧思录

发布时间: 2017-08-10       我有话说(1人参与)A-A+

五千里珠江,头枕莽莽苍苍的云贵高原,尾连茫茫无际的蔚蓝大海,横卧在祖国南方。大江两岸的人们,像奔流不息的珠江,生生不息。

从珠江源到珠江口,百余天走访珠江的行程结束之际,蓦然回首,珠江边的一草一木,珠江边的一歌一叹,一幕幕,一桩桩,一件件,映入眼帘,刻在心上。古老珠江的一派生机,让人豪迈;今日珠江的沉重话题,令人忧思。

仍在拉大的差距

珠江西高东低,从云贵高原到广西丘陵再到珠江三角洲,相对高差达到两千米以上。与这种地理上的高低差距相反,经济社会的发展水平,却表现为东高西低的巨大悬殊。国家统计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个省区生产总值分别为79512.05亿元、18245.07亿元、11734.43亿元、14869.95亿元,分别名列全国第1位、第18位、第25位和第23位。人均生产总值,广东为73290元,排全国第8位,广西为38042元,排全国第26位,贵州为33242元,排全国第29位,云南为31358元,排全国第30位。

与生产总值相比,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和居民人均收入的数据,可能含金量更高。2016年,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省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10390.33亿元、1556.24亿元、1561.33亿元、1812.3亿元,分列全国第1位、第23位、第21位、第20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7684元、28234元、26743元、28611元,分列全国第5位、第22位、第28位、第16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4512元、10359元、8090元、9020元,分列全国第7位、第22位、第30位、第28位。

这些数字的差距,其实是珠江三角洲工业化、信息化、现代化与珠江上中游工业化、城镇化进程滞后的反差,是“山区特色农业”比较效益低下的无奈。行走在南盘江、红水河、黔江、浔江两岸,所到之处,这些年来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发展现代农业,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云南沿江各县市的烤烟、蔬菜、花卉、苗木,贵州、广西沿江各县市的柑桔、芒果、荔枝、香蕉、火龙果等亚热带水果、速生林木,干部群众津津乐道。但是,谁都知道,无论从富民还是富县的角度,这些产业与珠三角沿海城市圈的工业、现代服务业集群比较,相差判若云泥。而且,“靠天吃饭”的风险,市场的波诡云谲,往往让人心有余悸。

差距,不仅仅是经济发展数据,更深层次的是科技、文化、教育、卫生的落后,高素质人才的引不来、留不住。沿江乡村“读完初中再去打工”的劝学标语、贵州省册亨县百口乡一名成年男子被野蜂叮咬不治身亡的现实悲剧、贵州省罗甸县茂井镇引进的一个外省大学生报道次日“逃之夭夭”的真实故事,让人扼腕。

还是用数据说话,2016年,广东、广西、贵州、云南生产总值的增速分别为7.5%、7.3%、10.5%、8.7%,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分别为10.9%、2.7%、8.1%、5.1%。悬殊的基数和相差不大甚而倒挂的发展速度无情地表明,珠江上中游与珠三角的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老去的乡村

贵州省罗甸县红水河镇干部张怀文讲的一个例子让我揪心。他说他曾经调查过一个50多户人家的村子,常年住在村里的不到40人。

珠江上游的南、北盘江,红水河流域,包括了全国14个连片贫困地区中的乌蒙山片区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在这片区域,到处有一方水土养不起、养不好,甚至养不活一方人的村寨。广大的山区、破碎的山地;人在山上住,水在山下流;“一眼看得见,走路要半天”“种一坡收一箩”。于是,大量的青壮年男女背井离乡外出务工,留守家乡的,是他们年迈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少不更事的孩子。尽管,这些年国家实施“消灭茅草房”“危房改造”“新农村建设”等工程,加上农村里普遍存在“有了钱,先建房”的消费习惯和攀比心理,绝大多数的山村里,瓷砖贴面的漂亮楼房星罗棋布。但是,山村里大同小异的景象却往往是:白天,老人们三三两两坐在村口或寨中的树下晒晒太阳聊聊天,天一黑尽,整个山村就早早地“洗洗睡了”。不少的“小洋楼”,甚至一年四季“铁将军把门”,它们的主人,正拥挤在远方的出租屋里,盘算着怎样还清“小洋楼”建设的欠账。在我到访过的村庄,只要问起打工情况,得到的回答都是:年轻人基本上出去了,过年的时候才回来。

一波波的年轻人离开村里,直到他们自己认为“干不动了”才回来。以致有的小山村,一旦有丧,就成了白发人送白发人。于是有的“乡规民约”规定,村里死了老人,外出人员无论身在何方必须赶回,违者受罚云云。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没有人知道,这样的状况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名不副实的“黄金水道”

公元135年,汉武帝的使臣唐蒙在当时南越国的番禺(今天的广州)吃到了蜀地所产的枸酱。南越人告诉他枸酱的来历:“道西北牂牁江,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夜郎者,临牂牁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

牂牁江,即今日之北盘江。上述史料证明,从南、北盘江直达珠三角的航道,开发至少已有两千年。

时光飞逝两千年。20世纪70年代起,由于红水河梯级电站的陆续建设,珠江中上游出海航道中断。整治航道,打通“梗阻”,成为珠江流域特别是中上游人民的迫切愿望。

新世纪之初,国家把西南水运出海大通道建设提上了交通建设的重要日程,从“十五”到“十二五”,国家投入巨资,对中线的南、北盘江和红水河,南线的右江,北线的都柳江、融江航道进行了整治,红水河上的岩滩、大化、百龙滩、乐滩、桥巩电站也相继配套建设或技改建成过船设施,龙滩电站500吨和大藤峡电站2000吨过船设施也正在建设。

珠江干流上,一条从贵州省贞丰县的北盘江百层港出发,航行1400余公里,经北盘江,过红水河,入西江,直达广东珠海磨刀门出海的“黄金水道”——西南出海水运中线通道,即将全面形成。

然而,当我走过珠江时却发现,这条“黄金水道”目前的状况是,广西桂平市以下,航运才真正形成像样的产业。而从贵州的望谟、罗甸,到广西乐业、天峨、南丹、东兰、巴马、大化、马山、都安、忻城、合山、来宾、象州、武宣,近800公里的红水河、黔江,沿江的港口码头确实不少,港里往往停泊着少则十来艘多则二三十艘大大小小的船,不过多数是用于当地生产生活的渡河小船。江面上,偶尔有一艘货船经过,基本上拉的都是砂石,很显然,不可能是长途运输。据说,前些年还有一些运煤船,近两年煤炭市场变化,大宗的货物就只剩下砂石了。

据岩滩电站的一个保安说,这个电站的升船机,2000年建成以后,基本上没有开过。

常常听到珠江上游的人们抱怨龙滩电站过船设施建晚了,建慢了,建小了。当看到冷冷清清的珠江中上游航运时,我最大的担忧却是: 因为“黄金水道”无货可运,过船设施无船或少船通过,“黄金水道”无“黄金”。

即将消逝的文化瑰宝

珠江流域民族众多,农耕文明时代千万年的聚族而居,地处边陲交通不便远离中心相对自由的文化环境,衍生了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壮族、布依族、彝族、苗族、瑶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风情各异,每个民族内部又支系纷繁习俗有别,即使是汉族地区 ,民间文化也五彩缤纷。吃穿用住行、婚丧嫁娶、歌舞娱乐的千差万别、千姿百态,构成了珠江文化的丰富多彩。那些世代流传下来的工艺,那些敬畏自然敬畏山水敬畏祖先的仪式,那些尽情表达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歌舞戏剧,都是珠江儿女的根和魂。

可令人担忧的是,市场经济的大潮正无情地冲击着珠江流域的传统文化。国家的加大投入,有识之士的大声疾呼,老艺人们的苦苦支撑,终究挡不住一个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后继乏人的趋势。今天的人们,大抵只能在舞台上、景区里看到壮族的壮剧、山歌,布依族的八音坐唱、布依戏,彝族的阿细跳月、阿妹戚托,苗族的木鼓舞、飞歌,瑶族的铜鼓舞……在各地政府组织的节庆中感受“传统节日”。这些经过包装的“传统文化”,因为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掺杂了功利,也不可避免地少了一些神魂。

一介书生对珠江的忧思,开不了方,抓不了药,但愿是杞人忧天吧。


作者:李泽春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1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