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义龙   >   正文

这场考试望谟赢了!

——望谟县灾后重建项目速写之水利篇

发布时间: 2017-09-20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连续强降雨,境内出现8站大暴雨,20站暴雨,预警已达红色,地质构造处在断裂褶皱发育带,构造运动强烈,地形地貌起伏变化大,山高坡陡谷深,河床比降大,造洪能力强的望谟在暴雨如注的汛期,经历着大考——

文/图 记者 彭高琴


投资4.7余亿元的纳坝水库,历时3年建成投用,这一工程不仅让望谟县城达到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还是城镇供水、下游灌溉用水的经济命脉


9月14日,初秋的阳光从薄薄的云层中探出来,阳光照在望谟河中上游一级支流纳坝河河床上,被洪水冲毁的农田长满了一人多深的杂草,依稀可见当年的田埂,但满是乱石,车行在两山相夹的通组路,满眼的绿接踵扑来。

当日10时39分,站在望谟县北面的新屯街道办事处纳坝村坝淌拦渣坝上,与村民梁世邦相遇,他背篼里的金黄苞谷在斑驳的树影下,格外耀眼。一脸笑意的他谈起9月5日晚的那场大雨,口气轻松地说:“今年这场暴雨,我一点都不心慌,在家门口就有新修的拦渣坝,不管雨如何下,山上的泥和石头下来,不会像以往那样,借着地势的落差,顺着这个山沟跑下去祸害人了。”

9月5日晚的大暴雨,据望谟县气象局监测报告显示,梁世邦所在的区域新屯116毫米,9月5日8时至6日8时,望谟县出现8站大暴雨,20站暴雨,降雨量最大的达到187毫米。

9月8日,记者在望谟县委办公室所发的2017年9月5日至6日降雨天气情况报告上看到,“经初步统计,截止9月6日10时30分,全县主要江河讯情平稳,无人员伤亡。”

“这是近六年来,降雨量最大的一次,但我们望谟没事了。”在电话中,县气象局局长崔庭口吻中带着自信地如是说。

在大雨倾盆的汛期,望谟不再泥砂伴着泪眼。让时光的指针倒回到如下三个暴雨交加的历史定格点:

2006年6月12日,望谟县遭遇强降雨,大暴雨造成30人死亡、24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11.2亿元。

2008年5月26日凌晨,望谟县遭遇强降雨,大暴雨造成13人死亡,7人失踪,26789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9318亩,毁坏耕地19470亩,省道209线被彻底中断,直接经济损失约8亿元。

2011年6月6日凌晨,望谟再次遭遇强降雨,这一次,洪水来的更为凶猛,全县受灾人口13.94万人,因灾死亡37人,失踪15人,直接经济损失20.65亿元。

六年遭遇三次洪灾,直接经济损失40余亿元,这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

客观因素:望谟地处在云贵高原向广西丘陵过渡的斜坡地带,从地质地形上看,地质构造复杂,断裂褶皱发育,构造运动强烈,地形地貌起伏变化大,山高陡谷深,河床比降大,造洪能力强,岩性以砂页岩为主,土质疏松、土层浅薄,易遭受冲刷。从气候因素上看,这里位于全省暴雨洪涝灾害高风险区,季风气候明显,受西南季风和东南季风的共同影响,降雨集中且强度大。

主观因素:人类不当活动的影响,随着人口迅速增长,部分区域存在城镇和居民挤占河道、陡坡耕地,不少城镇居民点坐落在河谷沿岸、泥石流沟口甚至滑坡体上。防灾工程体系基础薄弱,境内有北盘江支流和红水河支流,共有大小河流39条,其中较大的27条河流在境内的主河道总长699公里,相当数量的河流几乎处于不设防状态,不具备抵御特大洪水的能力。监测预报预警体系不健全,受资金的制约,防灾减灾监测预报预警系统投入有限,灾害隐患普查调查工作滞后。


建成投用后的坝淌拦渣坝,在大雨倾盆的危急时刻有效地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新屯镇石头寨大桥是石头寨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2008年5月26日的特大洪灾中,石头寨大桥曾被冲毁。灾害过后,当地群众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恢复重建,然而一难未平,大灾又起。2011年6月6日的特大洪灾冲垮大桥连接石头寨的边坡,导致大桥桥面坍塌。

石头寨由此变成一座孤岛。

冲毁一次,重修一次。频繁的修复重建,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镇政府财力无力应对。

修通大桥是石头寨群众最迫切实现的愿望。

然而,修通了大桥,当洪水再次袭来,石头寨桥是否能稳固如山?

提起往事,经历过三次洪灾的县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黄锦慧面色凝重地说,连续多年的特大洪灾,让望谟县陷入了重建一次、冲毁一次的恶性循环。每年治标不治本的水利建设,让水利设施成了洪灾的牺牲品,不但没有发挥作用,反而加重了损失。

如何避免水患,合理利用洪水,变水殇为水利,成为摆在党委政府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2011年6月23日,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望谟县洪涝灾害综合治理有关工作。会议决定,以省为主,大力抓好望谟灾后重建综合治理

工作,明确由省发改委牵头,会同省直有关部门负责编制望谟县灾后重建综合治理规划,并由省直有关部门编制水利及县城防洪设施建设、县城及乡镇集镇灾后重建、道路交通灾后重建、地质灾害防治及土地复垦、学校灾后重建、林业生态灾后恢复、灾后农业生产发展等专项规划。

为全面贯彻落实省政府会议精神,就在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第二天,时任望谟县委书记、现任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邓家富在望谟县主持召开“6·06”特大山洪泥石流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调度会,决定成立了灾后重建项目综合规划建设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和8个专项规划协调工作组,分别由一名副处级以上领导任组长,县直相关部门具体抓落实,负责与帮助望谟开展灾后重建专项规划的8个省直厅(局)分别进行对接,及时提供开展专项规划所需的各种数据、资料并做好相关的对接服务工作。

省政府立即成立了望谟县灾后重建规划编制协调工作组,组长单位为省发改委,副组长单位为省财政厅、省水利厅、省国土资源厅、州人民政府。成员单位包括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省交通运输厅、省教育厅、省林业厅、省农委、省民政厅、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贵州师范大学、望谟县人民政府。省环境保护厅、省扶贫办、省气象局、贵州财经学院、省信息中心为支持单位。

为科学推进望谟灾后重建,省直部门纷纷派出人员深入望谟灾区,为规划编制进行实地调研。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和国务院有关部委的大力支持下,确定以“以人为本、民生优先,尊重自然、科学布局,强化水利、防洪治本,统筹兼顾、协调发展”的原则,省政府下发了黔府发(2011)31号文件。

2011年10月18日,总投资42.34亿元,包含交通、水利、教育、林业、农业、地灾防治、县城及乡镇集镇建设7个灾后重建专项规划,283个项目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全面启动建设。

一场由省、州、县各级各部门合力进行的灾后重建攻坚战顿时在望谟灾区展开。一切工作都围绕“使灾区的基本生活条件和经济社会发展全面恢复并超过灾前的水平”来展开。

“6·06”山洪泥石流灾害给原本就脆弱不堪的望谟水利基础设施带来灭顶之灾。统计数据显示,此次灾害中全县被冲毁51条引水渠共155公里,农村饮水管道损坏59.3千米,冲毁水池(窖)301口,冲毁防洪堤34处28.9公里,冲毁拦河坝15座,损毁山塘13座,冲毁小水电站5座,冲毁水文监测站1座,损坏5座水库设备,河道严重拥堵,县城供水设施受损。

2006年至2011年六年时间内,望谟县连续三次遭受洪灾之害,洪灾频发的背后,除了特殊的地质、地理条件为诱因外,防洪设施的缺失成为灾后反思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

长期以来,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望谟经济社会发展落后,财力弱小,导致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尤其是水利基础设施,更是匮乏。望谟县城的防洪标准为20年一遇,乡镇的防洪标准就更低。而六年来发生的每一次洪灾,都远远超过这一标准。低下的防洪标准,无法阻止洪魔的肆虐。

在“6·06”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后,这样的一个场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距离望谟县城10公里的新屯镇是望谟河的上游,有两条河流在这里汇聚,一条是从打易镇方向下来的望谟河,另外一条是从石屯镇方向下来的纳过河,洪灾发生后,人们不仅发现这两条河的颜色不一样,而且河道的状况也大不一样,洪灾发生后的几天里,望谟河依然是浑浊不堪,而纳过河已经清澈见底;望谟河里积着大量石块和淤泥,而纳过河里虽偶尔也有石块,但没有淤泥堆积。

同样的暴雨,同样的灾害,两条河流为何境况迥异?原来,在纳过河的上游,距离新屯镇约四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Ⅰ)型水库纳过水库,虽然库容仅仅只有130万立方米,但在汛期来之前,水利部门就已经对它进行泄洪,当洪灾来临,这座不起眼的小型水库却发挥了蓄洪、拦沙、调节流量,削减了洪峰。

根治水患,变水殇为水利,成为望谟上下最急切的期盼,更成为顶层设计的行动,为夯实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水利部对口帮扶望谟县。



被历次洪水冲毁无法复垦的良田


望谟河,也称“王母河”,一直以来,望谟河顺着山间蜿蜒流淌,穿望谟县城而过,由此汇入红水河,直至珠江。它不仅是望谟各族儿女繁衍生息的源泉,也是几千年农耕文明继承和传承的纽带和载体。

在望谟河上游,分别有打易河、纳坝河、纳过河几条支流。每每天下暴雨,往昔温顺的望谟河便变得狂躁不安,来势汹汹的洪水将沿岸居民的房屋和财产席卷而去,同时还使下游的望谟县城浸泡在洪水中。

沉痛教训显示,只能从根本上治理,才能杜绝洪水灾害带来的严重损失。面对灾害暴露出全县中小河流域防洪标准低、水库病险多、山洪防治严重滞后等水利缺失导致的防洪减灾能力偏低等问题,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提出将按照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加强望谟县防洪工程建设,切实提高望谟县防洪减灾的能力。

编制出台的《望谟县灾后重建水利及县城防洪设施建设专项规划》在充分考虑望谟河流域生态脆弱、河水泥沙含量重的特殊性,提出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结合,上蓄、中疏、下排结合,堤库结合,统筹兼顾,标本兼治,从根本上提升望谟河防洪减灾能力,同时从依法治水管水、确保行洪安全的角度提出对侵占河道违法建筑的清理方案;有针对性地提出预测、预警、预报等非工程措施。

按照《望谟县灾后重建水利及县城防洪设施专项规划》规划项目44个,投入14.72余亿元,具体项目为水库工程3个,拦渣坝工程8个,重点防洪工程4个,非工程设施项目2个。  


建在河道旁的居民房屋,因危险早已废弃


硬件建设好了,软件配套建设也得跟上来。望谟县水务局副局长李毕胜说,望谟还实施了全县山洪灾害预警预报系统升级改造,建立了161个村级防汛指挥中心,开展了县乡山洪灾害防御实战演练。完成了县防汛办山洪灾害监测预警中心中控室及视频会商室改造工程;在辖区山洪灾害易发区布设简易雨量报警监测站135个、自动雨量站17个、自动水位雨量站1个、视频监控点12个、图像监控站2个,建设6要素自动气象站2个,安装无线预警广播107台,配置群测群防手摇报警器96台,铜锣鼓284套,救援抛绳器17套,安装10块转移路线牌。同时准备好冲锋舟、救生衣等防汛抢险物资设备。这些项目上马后,让望谟安全度过一波又一波汛情,按照李毕胜的话说,主要是有了大约3.5亿元的防治资金作保证,望谟县的防汛抗洪工作才取得阶段性成果。

基础设施配套项目建好了,也需要人才来跟进管理,才得以发挥应有作用。在汛期期间,组织了由望谟县气象局会同县防汛办(县水务局)负责调度监测天气变化情况,并通过大数据及时发布预警信息。李毕胜说:‘今年以来,共发布气象预警信息20余次,发布信息10637条,发布范围主要是针对副处级以上领导,各乡镇(街道)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分管防汛工作负责人、水利站工作员、各村村支两委相关负责人。”

9月6日凌晨,在县城参加县十二次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的乐旺镇党委书记黄江志,党委副书记、镇长杨玉元得到县气象局发布的暴雨预警信息,立即赶回镇上指挥防汛减灾工作。

9月6日18时03分,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书记黄锦睿在参加完当天的会议后,带着县委的嘱托,顾不上吃饭,连夜赶到降雨量最大的乐旺镇,开展防汛减灾工作

为了确保安全度汛,每年5月初至10月份,望谟县各级各部门均实行了24小时有人值班,确保防汛信息主动、及时、准确、有序地传送。

此外,该县对各个易灾区和地质灾害点下发搬迁避让(治理)通知书和明白卡,2017年共发放地质灾害明白卡1400份,地质灾害避险通知书1100余份,制作防汛宣传广告牌12块。通过多举措,从软硬件上切实提高人民群众的防灾避险意识。

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独有的性格特质,历经风霜而愈发鲜明。

灾后重建,让望谟经受住了考验。在这场与自然界的博弈中,望谟赢了!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