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幸福无处不在,只是我们没有用心去体会

发布时间: 2017-11-22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最好的家风
朱超群

  周末,女儿去同学家玩,回来后余惊未了地告诉我,她同学的爸爸和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突然就吵起来,她爸还差一点打人,太吓人了。说完,女儿眨巴着眼睛无比夸张地表扬我说:“老爸,像我妈这暴脾气,我们家还能常年无战事,我现在明白了,你的功劳可不小……”
  看着女儿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不由地哈哈大笑,把女儿的赞扬全盘接收的同时,不由地就想到了我和老婆结婚的那一年。
  说起来,我和老婆是自由恋爱。因为是自己选择且爱慕的对象,当时的我俩自然是你侬我侬得很。可即便是这样,临结婚前几个月,父亲还是再三要求我要考虑清楚。父亲说,之所以要我考虑清楚,倒不是他不满意儿媳妇,而是他想让我知道,婚姻是一辈子的责任,选择和谁结婚,就要做好对对方一辈子好的准备。否则,三年两年的甜乎劲一过,彼此再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止日子过不幸福,以后还会连累孩子遭殃。
  父亲特别告诉我,一个家庭的幸福与否,很大程度得缘于有没有好的家风,而相比别人家文绉绉的家风,爱老婆就是我们家的家风,看似简单,却也是最实用的家风。父亲当时给我举例,说他的父亲母亲,也就是我的爷爷奶奶,风风雨雨几十年,相敬如宾相扶相携的一生。在父亲的叙述中,我更是想到,从小到大,我不止没看到爷爷奶奶吵架,甚至都没见父亲和母亲吵过架。记忆里,父亲和母亲虽然也偶有斗嘴,可三两句以后,总是父亲先举手投降。于是即便母亲有心计较,可一看到父亲憨笑而忍让的表情,也通常只能作罢,长而久往地,母亲便慢慢地也似没了脾气。一晃几十年来,看太多他俩的相濡以沫,连我都忍不住艳羡。
  许是受了父亲言语的洗礼,结婚前,我真的再一次把对老婆的感情重新做了估量,我确认我爱她,愿意一辈子对她好,哪怕需要迁就和忍让。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走进婚姻后的这十几年,我尽己所能地对老婆好,哪怕她偶尔发脾气,我也会想方设法轻风和雨地予以化解。
  而且,从结婚后,我和老婆合力打拼,从住老楼房、骑自行车出行到现在的买了新房和新车,一路相携,目睹了老婆很多的辛苦和不易,我想我对她怎么好都不为过。甚至通过十几年的婚姻生活,我更是领悟到了,老婆其实是家里的风向标,老婆快乐,全家才快乐;老婆幸福,孩子也会感到无比的甜蜜幸福。而且一个家庭的团结与否,老婆更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爱老婆不是怕老婆,它其实是男人负责任的表现,是爱家的表现。

  回想这十几年来,哪怕有时要哄老婆,有时要谦让老婆,我也从不认为自己受了委屈,相反,沐浴着家庭的幸福,感受着女儿的快乐,如父亲所愿,爱老婆这个家风,我不仅要坚决贯彻实行,而且还会继续传承下去。



爱情里,细节最美
邓迎雪

  有一次,我陪省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一个常年照顾植物人丈夫的妇女。
  妇女的丈夫因车祸受伤,十几年了,她对他不离不弃。记者问,支撑你这样做的力量是什么?
  妇女说,他没出事前,对我特别好,那些好让我难以忘怀。
  她给我们讲了两件往事。
  她和丈夫是在一个脱产学习培训班上认识的。在日常接触中,同桌的他渐渐喜欢上了她。因为是脱产学习,两人的工资都很低,经济比较拮据。他买了好吃的,自己从来不舍得吃,总是给她留着。知道她喜欢吃米花糖,他买两个米花糖,给她一个,自己留一个。过了半晌,她吃完了,再把自己的给她。
  她问,你怎么不吃啊?他只是笑,不说话。
  有一年,学期结束,眼看到了春节。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她在家陪着家人看电视。他不知怎么了,一直给她打电话。电话里也不多说什么,闲聊几句后,就问她在哪里,在做什么。那时的她也喜欢上了他,接到他的电话很高兴,又觉着他有些反常,感觉莫名其妙。
  除夕夜,快到零点报时的时候,她的电话又响起来。是他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说:“你下楼一趟,我在你家楼下。”她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满腹疑问下楼。此时鞭炮声大作,不知谁家放的烟花腾空而起,在美丽的夜空下,只见他怀抱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站在她家楼下,笑意盈盈地望着走来的她。
  一种甜甜的幸福扑面而来,她欣喜又感动。他说:“我就想新年里看见的第一个人是你,我今年最大的心愿是想娶你进门……”她被他的浪漫感动得一塌糊涂,现在想起那美好的情景好像是在昨天。也正是丈夫对她的那些点点滴滴的好,让她矢志不渝,拼却一生的艰辛来爱他。
  在爱情里,细节最美。细节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每一次想起,心底就会泛起许多温柔。这世上,有多少真挚的爱情,就会有多少令人难忘的细节。
  朋友小林因琐事和丈夫发生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外出散心。可无论走到哪里,爱人的好时时闪现在心头。身上穿的是丈夫买的保暖衣,当初他买来时,她随口说了句,要是再大一号就好了,我喜欢宽松式的。谁知第二天,他又按她的喜好,给她买了一件。还有她正在戴的项链,她随身携带的护肤品,甚至牙刷,都是他为她准备的。工作中她遇到难题了,是他给她解疑释惑;生病了,是他照顾她。所有这些点点滴滴的爱,早已融进她的生命里,丈夫给她的那些温暖俯拾皆是。想到这些,她心里的气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我先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恋爱时,有次和他发生口角,在电话里起了争执,他把我的电话挂掉,给我打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我电话里的钱,这月用不完,我给你打过来。”
  看着他那么生气,还在想着帮我省钱,我忍俊不禁,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
  婚后和他有关的美好回忆,也全是来源于细节。有次我外地出差回来,他去车站接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身上那件砖红色的短袖衬衫,后背上已被汗水洇湿。他说,刚才路上堵车,急死我了。他短短的一句话,就能让我感觉到他浓浓的爱意——他不愿意我在车站多等一分钟,他心急如焚,想早点接我回家。
  细节里往往有最真实的爱心,最细腻的爱意表达。
  我们的生活大多是平淡如水,波澜不惊,柴米油盐的凡俗生活里,很少会有机会上演那些荡气回肠,海誓山盟的爱情篇章。是细节滋养了爱情,细节像春雨,像沙里的金,又像河蚌中的珍珠,爱情在细节里生长,又温暖照耀了心灵。有细节温暖的爱情才会长成参天大树,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热爱细节,用心中那一点一滴的爱,来好好爱我们爱的那个人。



幸福的样子
赵自力

  幸福来临时,总有点猝不及防。
  2005年,我和妻子如愿举行婚礼,我一下子掉进了幸福的漩涡,眼里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一个我深交多年的好友,真诚地对我说了一声:“答应我,你一定要幸福哦!”从此,我刻骨铭心地领悟了幸福的含义,决定努力让自己做个幸福的人。
  “父母在,不远游。”婚后我和妻子就呆在农村学校里,教一群孩子,种点菜养点花,身上散发着农村特有的乡土气息。放假了就回农村老家看看,帮忙做点农活,擦擦父母脸上的汗水,看着灶膛里的火光映在父母脸上,我看到了幸福的模样。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生活负担加重了,幸福的浓度却加深了。孩子的笑声总是满地打滚儿,日子就像一块糖,被我们一口一口地舔得津津有味。
  好友斌在一次中风后就留下了后遗症,不到四十岁的人走路像一个老头子,颤颤巍巍的。他并没有自怨自怜,相反他把这当作上帝给他的礼物。他多次跟我说,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是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我在他的空间相册里,看到了他前行的脚步,不管是青岛的海滩,还是云南的雪山,或者是新疆的雪域高原,都有他的身影。他还常常写些感悟小文,发表在全国各地的报纸上,让读者分享他对幸福的领悟。在他的空间里,我看到了一句签名:“人生苦短,所以要快乐和幸福。”我想,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定会是幸福的。正如列夫·托尔斯泰所言,“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
  在我的身边,还有很多非常平凡的人,有的是菜贩,有的摆个小摊,有的送快递,但他们都说自己是幸福的。林肯说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认定自己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幸福买不来,但一定能感觉得到。
  村上春树说:“刚刚好,看到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在很多人身上,我看见了幸福的样子,也幸福着自己的幸福。



一壶水的温暖
刘改徐

  那年冬天,大雪纷飞,我租住的小屋里,也冰窖一般,患感冒的我,缩在被子里,浑身发抖,独自垂泪。
  大学毕业,为了追随他,我离开父母,来到这座繁华却陌生的城市。哪料,象牙塔内的爱情,禁不起现实的考验。不过一年的时间,他就为了一个升职的机会,移情别恋。曾经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居然会如此不堪一击,一如我脆弱的心。
  离开这个冰冷而又伤心的城市,是我当时惟一的心愿,不料,一场流感,彻底击垮了我。
  就在我无比绝望时,房门被推开了,房东的女儿小茵,那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拎着一个暖壶走了进来:“治感冒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喝水,何况天这么冷……”
  我知道房东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夫妻双双下岗,小茵中专毕业,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一家人的生计,全靠几间旧房子的租金。这一壶热水,让我分外感动。
  看我喝完一杯水,脸色红润了些,小茵又陪我聊了一会儿,才放心地离开。
  从那一天开始,无论我回家多晚,总有一壶水在等我,那袅袅的热气,让我的心在刹那间也温热起来。
  一个月后,我终于结束了手头所有的工作,要回老家去了。临走前,我买了一兜水果,去房东家告别。他们叮嘱了一些路上要小心的话,然后让小茵送我去了车站。
  汽车开出老远,我还能看到小茵在挥手。
  感谢善良的房东一家,让我在离开这座城市时,带走的不是悲伤和绝望,而是一张张亲切的笑脸,还有,那一壶热水的温暖。



温暖的偶遇
陈洪娟


  “十一”小长假,我只身一人去大连旅游。

  先坐长途客车去烟台。高速免费,却堵得厉害,我们的车子随着“长龙”一路慢慢蠕动,晚上才到烟台。
  再坐轮船去大连。到售票口又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只买到一张没有等级的船票——散席。所谓散席就是旅客没有席位,没有卧具,自行在舱底选择空处歇息。
  舱底的空气很混浊,我只待了一会,就去甲板上透气。直到夜深了,终于敌不过海上茫茫黑夜里的嗖嗖冷风,才回到舱底。
  舱底的人早已横七竖八地躺下,我好不容易找着块空地坐了下来。在我旁边是一对父子。男的大概四十多岁,瘦瘦的,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胡子拉碴;那孩子差不多七八岁的样子,身上脏兮兮的,脸上抹着一道道污迹。孩子爬在男人的腿上,用我听不懂的家乡话说着什么,不时乐得咯咯笑。
  我靠在舱壁上,闭上眼睛。却隐约闻到一股异味,想必应该就来自他们父子俩。我全然没了闭目养神的欲望,睁开眼,在船舱里又极力搜寻了一遍,实在是没有其他空间了,我只能挨着他们坐着。
  男人跟我搭起讪来。男人说他在大连打工,老婆在大连当保姆,孩子在老家由老母亲带。前段时间老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带孩子了,所以这次回家把孩子也接到大连去。
  我不想和他说话。要不是实在买不到等级票,才不愿意和民工坐一块呢!不过,我并没有将情绪表现出来,就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他的话。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
  不知不觉,倦意袭来。男人看出我的困倦,起身挪了一下他的行李,然后拿出几张不知从哪捡来的旧报纸,铺在地上。安顿好他的儿子之后,示意我在旁边躺下,自己靠在舱壁上打起了盹。我看了看那个脏兮兮的孩子,犹豫了一会,还是躺下了。阵阵袭来的睡意毕竟是真实而强烈的。不过,我还是极力和那孩子保持一定距离。
  半夜,凉意更浓,我缩成一团。忽然,感觉有人碰了我的身体。我立刻惊醒过来。一看,是那男从把他的孩子往我这边移。我稍稍让了让,以为男人想腾出个地自己也躺下。
  谁知,他并不躺下,却从他的行李包里拉出一条油腻腻、黑乎乎的被子,盖在孩子和我的身上。被子不大,他先将我盖严实了,再拉扯被角,努力把孩子的身体都塞进被子里。自己依然靠在舱壁上,单薄的身子似在轻轻发抖。
  那被子也散发着一股异味。却让我在茫茫大海里颠簸的船上,感到无限温暖。不知又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却看不到男人的身影,只是孩子还在,呼呼地睡得很香。我起身寻找,看到那男人在不远处厕所门口不停地来回走动。肯定是他冻得不行了,活动活动取暖。我的眼睛禁不住湿润了……
  这时,广播里说船快靠岸了。舱底的人群立刻躁动起来,纷纷起身收拾行李。那男人回过来,叫醒孩子,又忙乱而兴奋地把被子塞进行李包,抱起孩子,随着拥挤的人群往外走,我跟在他后面。不一会儿,我就和他们被拥挤的人群冲散了,再也找不到了。
  坐在去大连市区的大巴上,我怅然若失:旅途中的偶遇,他给了我温暖的帮助,我却没来得及问问他的姓名,也没来得及向他道一声谢谢!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