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景点   >   正文

拾韵间歇泉

发布时间: 2017-12-29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间歇泉古树林 实习记者 陈进云 摄

  坡岗村布依生态博物馆 实习记者 陈进云 摄

  冬日的坡岗,总是以宁静的姿态隐匿在大山深处,走进其中,便是不断远离城市的生活,青山绿水映入眼眸,落叶纷飞。在山峦的低处,你会瞧见,那镌刻着历史印痕的田坝,也会瞧见在水洼的另一头,倒影着布依民族规整的屋舍,也倒影着这儿人们的淳朴与大度,与水为邻、与世无争的生活。

  站在村口,一些古老的黄葛,用年轮昭示着大地的沧桑巨变。路上偶尔遇到一两个村里人,神色之中尽显平静,而眼眸似乎因这村中的间歇泉,在这一眼泉的清洗下,愈发清亮透明。此刻,村庄还在午休,几头黄牛在田洼深处,咀嚼枯草。山风,沿渠而行,白鹅在水中嬉戏,黄犬在椽下惊醒。

  初见间歇泉,是在午后。一行人满怀欣喜,踏上进山小径,走进那古老的树林,湿润青苔疯长,低矮的灌木以及草本丛生。泉为间歇,十二分钟就会有一次涨落,泉眼一处,被老辈人们砌成了水槽状,呈不规则圆形。生活在这儿的布依民族,以水为祭,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间歇泉流水 实习记者 陈进云 摄

  走进间歇泉,你或驻足徘徊,或一路风尘,但在潺潺的流水声中,在山坳里,总会将你连日来的烦闷梳理干净。人在泉外,泉眼无声,于是你会想起那首叫《二泉映月》的曲子,和那个叫阿炳的人。泉水在更新,生命稍纵即逝,只是我们都忘记了,流水原本有情,大道本是无心。

  泉在山下,人在山中,总会有一些无形的思考,与山有关。从大山的襁褓中分娩出来的我,自然对于山有着一份特别的眷恋。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在间歇泉,有水有山,更有古老的丛林,我想,如果生长在这里,大抵也能算得上半个隐士吧!听听泉水,闻闻山音,然后手把琴弦,等一些灵动的音符,在俯仰间降临。

  大自然总会赋予我们很多东西,赋予山的肃穆和庄严,赋予水的灵性和飘逸。然而,走进这间歇泉的山中,你便会感受自身的渺小,这大山的情怀,这流水的心境,都是我们不能拥有的。依山寻泉,尽赏美景的之余,一些顿悟也会溢出心坎。

  草木的葱茏,乃是大地的恩泽。一座山的存在,其实是为了坐拥广袤的天空。而水的存在,自然是为了给大美的人间,配上音乐。山屹立于天地间,总会和博大、幽深有关,而泉水冒出泉眼,则是生命的另一种流淌。

  万物枯黄的冬季,一些枯瘦的草在风中飘摇。此时,走进间歇泉,探寻这一方神秘的山水。那眼泉,依旧古老,只是寻来的人,早已变样,一些故事也在不断翻新。而山水中彰显的深刻内涵,是从骨子里透出的音韵,千百年的风雨洗礼,不变的仍是初心。有时候会想,是不是走进山水,就是从喧嚣中走了出来?

  临走,风起长林,幽山此时无声。

作者:陈进云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