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贺氏谱序》中的黔西南历史

发布时间: 2017-03-09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车榔寨

  在兴义,我最想去的村寨,叫车榔。或许是早知其为七十余公里马岭河大峡谷之起点;又或许是从未到过,前些年撰写《石头记忆》时,生生放弃了对车榔温泉的描述,实为憾事。于是,闲时找些资料了解,市布依学会的专家们在《兴义布依寨》一书里根据布依语发音,解释“车榔”为有榔树林的寨子,也就更加向往。

  近日,受清水河相关同志之邀,终于因公前往车榔。进寨,清爽,金丝榔参天,据说已挺立千年;一寨的老屋,无论数量、老建筑数量比例还是历史韵味,竟然胜过市境众多布依寨。

  车榔布依老表合作创办了乡村旅游公司,入股人家四十余户,且还有精准贫困户七户。于是我想,精准贫困户入股,其他人是否担心被拖累?车榔布依老乡热情,贺辉老表取出先辈所撰《贺氏谱序》一册,先前所虑很快释然。且于我而言,感受该册谱序,言其兴义历史奇文,不为过也!首次车榔之行,时间仅敷细细观之。

  《贺氏谱序》,为贺氏先贤贺良英老先生所撰。通过文字,笔者推断老先生诞于1869年左右,五岁发蒙,清光绪辛卯(1891)年入盘县官学,光绪甲午(1894)年取增廪生,待出贡时,新学已起,科举废除。先生于是设馆授徒或就职于学校,先后于安龙北乡猫场及各地如查白、纳烘、龙广、古敢、邓庄、兴隆寺等小学就职。先生文名四播,先后有章古何氏、泥溪坝吴氏以及各乡汤氏、潘氏、李氏等请其作谱序、修谱。又有易姓区长请其作双桥河《白岩硐记》,二龙口众君请其撰《补修二龙口桥序》。先生作《贺氏谱序》未落款,笔者推之应成于1943年左右,时先生七十四龄,其年岁书于《贺氏谱序》及前之《作谱原因》。

  笔者视《贺氏谱序》为兴义历史奇文,特译录如下,尽量不改一字,谱序原有点校及备注括号录之;偶有愚见,括号注之。诚望对贺氏重视者及方家指正。

  贺氏谱序

  七十四龄老叟 贺良英 敬撰



  《贺氏谱序》部分

  人之有祖,如木之有本,水之有源也。木无本则不生,水无源则不流,人无祖则子孙何来?源远者流长,根深者叶茂。积厚流光,子孙发达,端有赖于祖德宗功矣!故唐尧为帝,九族既睦;姬周称王,宝玉分封。君子笃于亲,百世不易。所以国有史,家有谱。谱者普也,合一姓而普及言之,使其一脉源流千百世宗支不乱,昭穆有序耳。

  如我贺姓,郡出广平,籍贯南京。齐公族庆封(点校:“父”)之后,以字为氏,是为庆氏。昔皇帝生于姜水,因以为姓。太公封于齐,齐本姜姓,姜又为庆氏、贺姓之本姓也。汉时有庆纯者,避安帝父清河王之讳,始改为贺姓。晋有贺循,为当世儒宗;唐贺知章,称四明狂客;清有贺耕书,作贵州巡府(应为“抚”),立正本书院,白(应为“北”。贵阳正本书院,又称北书院,贵州布政使常明于1800年建)书院开士子风气,与王阳明先生无异。迨其后连点赵、夏两状元,何莫非耕书先生之盛德欤!其贺兰氏、贺赖氏、贺敦氏俱改为贺姓。又如贺拔氏、贺遂氏、贺悦氏、贺若氏、贺复氏与晋之呼延氏,亦皆为贺氏。穷源溯委,姓有自来,初非凭空臆撰,附会其说。见魏书与通志,并词源可考,其贺用康、贺若弼史册载明。茫茫先绪,难以尽述。

  吾祖明季以前世居湖广衡州府大石板柳树湾,是为巨族,科第连登仕宦不绝,其发达与江西贺姓无异,科甲代有其人。降及洪武,正位金陵,各省肃清,惟云南元梁王未服。明洪武辛酉十四年秋九月,以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副之,步骑三十万大军由湖南辰州沅江趋贵州(备注:吾祖勇忠公为前队先锋,代(应为“带”)铁骑精铳兵三千破敌),克普定、普安。梁王遣司徒平章达里麻,将兵十余万,屯曲靖以备。沐英谓友德曰:“彼不意我师深入,若倍道疾趋,出其不意,破之必矣!”友德是之,遂进师。未至曲靖数里,忽大雾四塞,冲雾行阻木而止,则已临白石江矣。雾齐达里麻大惊。友德横渡,英曰:“我军疲,恐为所扼。”乃率诸军严阵,若得渡者,而奇兵从下流济出其阵后,张疑帜山谷间,人吹一铜角,元兵惊扰,英急挥军渡江,纵铁骑捣之,生擒达里麻,俘获万计。友德自率军击乌撒,分遣蓝玉、沐英捣云南。梁王把匝剌瓦尔密闻败,度不能支,乃走普宁州之忽纳岩,驱妻、子赴滇池死,与其左丞达的、右丞颅儿、把匝剌瓦尔密俱自杀。师至云南,右丞观音保(历史资料作“观甫保”)以城降,属郡皆下。友德击破乌撒蛮,遂城之,又克七里关以通毕节。于是东川、乌蒙、芒郎、水西诸蛮皆望风附。明年,蓝玉、沐英攻大里(今“大理”),扳(应为“拔”)之擒其酋段世,分徇鹤庆、丽汀、金齿皆下,云南悉平。

  彼时滇黔人烟稀少,调北填南。征南将军傅友德奉旨搬师回朝,愿为农者罢兵为农,愿为兵者整队回朝。吾祖勇忠公私心自计,曰:“太祖虽英明之主,其如猜忌心重,功臣半遭杀戮。且夷族连坐多人。古云伴君犹如羊伴虎,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之时也。”于是不愿行伍,交先锋印与将军。弟兄五人留住滇黔,一支往关岭与普安城;一支住平彝城,同车坝、额老堡等处;一支落南龙北乡笼纳大山、西乡龙广,其邓庄、章古、发大、车榔、旧营、松林、泥溪坝、平寨、纳烘、锁红,星罗棋布,远近不一。何莫非祖人之分派乎!

  惟吾祖兆南公由大寨移拖猪后迁黄泥河瓦窑,与张、郎、年、田、王、吴数姓同居,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甚为亲爱。迨其后,外族愈来愈多,奸诈百出,有客大降主之意。吾祖乃喟然叹曰:“识时务者为俊杰,明先机者乃哲人。择不处仁,焉得知,有其与人角胜争能;何如与世无争,与人无侮之为愈也!”于是迁沙湾石梁子脚,居数年。(备注:“兆南公失考,不知葬于何处?”)补良祖死,葬于沙湾口子,有石碑为据,后移上歹黑龙以箐。深山野箐,蔓草荒郊。吾祖依山旁出,相其阴阳,观其流泉,见夫平原旷野小河横流,可以开田灌溉;后山高耸,堪能起屋住居。双狮齐出、青龙转案,堂局开展,异离(应为“迤逦”)峰秀,吾祖顾而喜曰:“乐土乐土,爰得我所。”遂世居黑泥,于是构造楼房,爰处爰居,开田计亩,年清年欸,报赋开科,以补其粮。邑宰因名之曰补良。

  兆南公室有嫡庶,嫡张氏生一子即补良,庶郎氏生二子,长补助、次补救。补助臂力过人,两臂(备注:即手两膀也)有百钧之力(备注:三十斤为钧,百钧三千斤也),尝擒虎豹,目如朗星,声似巨雷。后被虎伤,葬于上歹黑后山硐边。补救葬于上歹黑门口田坝上边山脚。补良祖妣张氏、郎氏同葬于沙湾石碑内。

  补良祖充当狗场营土司五马总火头,每年五马粮由吾祖征收,完纳土司官。其黑泥粮,每年完征米七石七斗四升,钱粮银拾壹两六分八厘。每系征米陆升,钱粮银八分正。除官田一百二十八系,外有伙头十二系,甲首一系。黑泥伙头亦十二系,甲首一系。粮由伙头名下进,但四系为一坋,共三十二分。当差,亏米陆升、钱粮八钱四分,无着。二寨共科田十六亩,每亩作科银二钱贯,帮六升米、钱粮八钱四分,不上官册。槽房沟帮粮四系,新鸡场帮粮四系又在外。因新鸡场开箐,砂石压田,无有秋收。控经政府,断其帮粮。奈被强大之家,有一二系田借此扣出,每不上纳。若我后代,切勿效此,致取祸殃。管庙吃庙,报应更为不爽;不遵祖训,决非贺姓子孙。

  清乾隆五十八年,土司陇廷璨亡故。其妻亚于一伍则天,率领数十人,不论冠、婚、丧、祭,要抽采买,及小儿周年,亦必下乡亲派。一年几征,人民困苦。遂与刘马彬、三(疑为“王”之笔误)有理二先生顶盟具控。吾祖认钱,二人认告。土目失计,改土如流,粮则亲纳政府。脱离一切,不受管属,得以乐业。但黑泥、下歹黑二寨,因告土司,用钱无着。将伙头田卖断去用,二寨仅有余粮,无伙头田,职是故耳。然而祖庙未修,碑石未勒,思及祖德宗功,正我等为子孙者,羞愧无地之时也。则年湮代远,恐后世子孙忘其一本之亲,而不知祖宗功德,又何以昭其敬祖敬宗之心耶?

  英也,敬为修谱,永垂千古,以誌不朽,愿我合族各生敬爱、敦宗睦族:不可以强凌弱;不可以大压小;不可以下犯上;不可以唆讼宗族;不可不孝父母;不可欺侮鳏寡;不可辱骂尊长;不可奸淫邪盗;不可酒醉行凶;不可背亲向疏,磕索同族。立此十条,以警后嗣。子孙中若有不遵此约束者,不惟悖乱家规,且犯国法,二罪俱发,是为自取。昏庸下愚决非人类,如凭族长家法究治,重罚入祠,警戒伦常之乖紊者,务要各亲其亲,而长其长,始不愧为我贺氏之孝子贤孙焉!勉之、戒之,是为之序!

  此篇谱序,由于作者撰写之时查找资料困难,远古之事偶有偏颇。如贺兰氏、贺赖氏、贺敦氏、贺拔氏等改为贺氏,实乃南北朝时鲜卑族北魏孝文帝拓跋宏(467~499年)迁都洛阳(493年)后,全面实行汉化,推行汉语、汉服,他自已把姓改为汉族“元”姓,固又名“元宏”,并将本谱序所列鲜卑族复姓皆改为汉族贺姓,与源出姜姓之会稽贺氏实不为一支。

  贺良英老先生此篇谱序,还附有《作谱原因》《补修二龙口桥序》及家谱诗、叙事诗二十余首,多处录明作文时,其年岁已至七十余高龄,不服老之洒脱中,又隐现年老还童之玩心。如《作谱原因》中有“……比上富贵,固为不足;较下贫贱,差堪自慰……待出贡时,又罢科举,恨无办事才,有意舌耕,不愿仕进……家谱是吾之责,非异人任也。敢不竭诚尽力以修之乎……”等语。可见其心性与对家族之情与责。

  老先生在《作谱原因》里还有“……夫崇韬拜令公之墓,何如狄青却梁相之图。帝王崛起,未闻累世垂旒;豪杰挺生,不必绳承往哲。芝兰不择地而生,英雄多起于草泽。信乎山中有宰相,茅屋出公卿……”这样的中国各姓氏修谱常用典故。但在作谱序时,却又有“……晋有贺循,为当世儒宗;唐贺知章,称四明狂客;清有贺耕书,作贵州巡抚,立正本书院,北书院开士子风气,与王阳明先生无异。迨其后连点赵、夏两状元,何莫非耕书先生之盛德欤……”甚是有趣。文中诸贺均为各代大儒、将相。清贵州巡抚贺长龄道光十六(1836)年掌贵州抚部院后,至力教育,对贵州文化直追中原助力甚巨。贺良英老先生撰本族谱序而言他们,实乃一生舌耕者尊儒重教之必然。

  但我谓该谱序为奇文,并非以上观感所致使。实迨老先生笔运明初洪武,而始之。

  洪武十四(1381)年,调北征南一役,对于兴义、黔西南乃至贵州、云贵高原至关重要。据笔者调查,兴义一地,至少十之四五乡民有传,始祖即此役入黔,落地生根,叶茂枝繁。

  近百年前的贺老先生一文,战争态势与走向与史志吻合,这里不赘述。在调北征南过程中,融入之先祖故事,精彩。不过,也还不是笔者观后感为奇文之因。

  蒙元之前,兴义所在盘江地区,多属化外。终元一朝,中央政权对少数民族地区采取三国时期以来形成唐时盛行的羁糜制度,终发展为中国历史上影响极大的土司制度。到了明,中央政权需要通过控制云贵,进而控制东南亚等蕃属国,各地土司利益受损而对中央政权的阻碍成为国家战略的绊脚石。至此,局部地区的改土归流不断衍进。对于贵州,自洪武皇帝始,明政权深知,至少需要开一线以通云南。《贺氏谱序》中,贺氏分支,东自安龙龙广,西进兴义清水河地区,继而再往西到如今的盘县保田镇地域,虽说星罗棋布远近不一,但其总体线型分布符合明政权对地方的掌控需要。

  明清交替,清中央政权对包括兴义在内的盘江地区,管理和控制的目的、要求更进一步。经顺治、康熙至雍正,时机成熟,土司盘踞的各地迎来改土归流的暴风骤雨。然而,中央政权受管理能力所限,又不能彻底废除土司,特别是各族村寨长期以来形成的寨老、把事、祭师等自然领袖。于是,对于配合中央政权的各地土司、土目又保留一定特权,形成了盘江地区甚至更广泛区域土流并治的特殊政治管理模式。

  贺老先生笔下,其先祖贺补良任狗场营土司五马总伙头,为土司管理钱粮。

  初闻狗场营,读者或觉粗鄙,如何会有此等地名?而且还是一方土司之根基。其实,明以前,包括兴义在内的盘江广袤大地,多为彝族先民所据,经过数百年发展,形成了盘江地区著名的普安十二营,各时期史志均有记载。计有簸箕营、归顺营、狗场营、毛政营、普陌营(现属六盘水市盘县);楼下营、鼠场营(现属黔西南州普安县);马乃营、鲁土营(现属黔西南州兴仁县);黄草坝营(清代称黄坪营)、捧乍营、步雄营(现属兴义市)。这些营的组织为军事与行政合而为一,地域与血缘相结合。

  狗场营,现六盘水市保田镇狗场村,兴义清水河北境之外。通过电子地图测量距离,距贺补良所居上歹黑等寨直线距离七八公里而已;距如今的清水河镇区泥溪坝,也不过十余公里。

  贺氏先祖为彝家土司管理钱粮,与之前众多方家所研究的区域民族融合、民族变迁相吻合。这为研究民族地区史实提供了相当重要和宝贵的实物资料。

  布依先民接受彝族先民上层管理,在岁月的长河中,又不断为自己争权利,在老先生的谱序里十分明晰。清乾隆五十八(1793)年,土司陇廷璨亡故,其妻穷征恶派致使人民困苦。贺氏与其他治下人等联合告官,终造成狗场营一地彻底改土归流,赋税徭役归于官府。然而,正是在这土流并治的特殊时期,盘江各地布依族先民承受着官府、各族土司、土目及部分汉家客民地主的多重压迫,生活艰辛甚至难以为继。阅读时,笔者注意到,就在土司陇廷璨之妻事件发生不久,即嘉庆二年(1796),终于暴发了著名的布依族先民反抗压迫的南笼大起义。

  中国是传统的农业文明大国,历史上长期处于农耕社会。包括布依族先民在内的各族先民,在争取生存权利的过程中,土地是为最重要、最需要争取的资源。《贺氏谱序》中,还对兴义及周边地区历史上神秘的“八围田”制度进行了简单的介绍。

  “八围田”是兴义及周边地区布依族先民的土地制度,虽有相关实物资料但内容零星,难于取得研究关键点。之前相关资料有:

  下纳灰街道办事处鱼龙寨《鱼龙拒控碑》记载:“……先祖居住以来,协力开垦成熟水田陆地,合之则一庄,分之则为二十四坌(音:bèn),数十坌中又分为四十八丫,俱属同乡共井……”

  则戎乡纳具寨《纳具晓谕碑》记载:“……一切粮赋夫马差徭,按田榀派,仍归八围,不得以三十分之科田纳六十四分之赋……”

  《贺氏谱序》记载:“……其黑泥粮,每年完征米七石七斗四升,钱粮银拾壹两六分八厘。每系征米陆升,钱粮银八分正。除官田一百二十八系,外有伙头十二系,甲首一系。黑泥伙头亦十二系,甲首一系。粮由伙头名下进,但四系为一坋(音:bèn),共三十二分。当差,亏米陆升、钱粮八钱四分,无着。二寨共科田十六亩,每亩作科银二钱贯,帮六升米、钱粮八钱四分,不上官册。槽房沟帮粮四系,新鸡场帮粮四系又在外……”

  坌、坋同音,均是兴义布依先民对土地数量所使用的量词。之前不同的几段记事资料中,量词还有丫、系、分等,让读者对所述土地分不清关系,摸不着头脑。然《贺氏谱序》明确指出“四系为一坋,共三十二分。”此外,还指明“每系征米陆升,钱粮银八分正”。以上种种,可见对研究“八围田”制以及当时的赋税等社会状况之重要性。

  除了历史信息,《贺氏谱序》还透着与现代社会取向一致的良好家风。贺良英老先生用心良苦,为贺氏一族设立的“十不可以”,非唯盘江地区贺氏一族可取。对于我们,也是箴言。

  《贺氏谱序》,值得大书特书之处还多。如序中所提“年”姓,笔者在兴义市清水河镇联丰村泥溪河寨北侧调查时,许多严姓村民自述为清代雍正年间抚远大将军年羹尧后人,为避朝廷及仇家追杀,将姓氏改“年”为“严”。

  《贺氏谱序》还需对照其他史料进行研究。于我而言,这册文字耽搁了首次对车榔的走访和认知。但也没有关系,就让它成为我认识车榔的开始吧!

作者:罗 松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